念荼

-狼谷吊戏30Days. Day14.

-膝枕-

-国戏

-现pa,OOC的小两口腻歪段子[[[

——

有栖院御国当初挑选房子的时候就是看中了它朝南的位置,更何况那边的墙面上还有占据了四分之三大小的落地窗。两边轻薄的帘子各自被一条缎带系起,阳光穿过户外婆娑树林后透过玻璃窗在木板上投下了斑驳的树影,被搬空的客厅在此刻反倒凸显了光线的魅力。为了让阳光可以更直接地进入房间,就连院子里的树木都特地移了位置,让金色的水波在房间的一角沉浮蔓延。暂且不论春与秋冬,夏天的时候躺在被柔和的阳光下,足够让人在梦乡里看见一大片金色麦田。

 

有栖院御国将单人沙发从内间推到落地窗前,坐下去的时候刚好大半个身子晒在暖金色的光线下,稍微后仰头就留在阴影之中。有栖院御国准备好了足够自己消遣一下午时光的书和漂浮着热气的红茶。他用右手扯过一件衣服盖在自己身上,左手翻开书正好是自己看到却未做书签的位置。

 

今天午后的阳光异样温馨,方才的午餐也是昨天刚买的新鲜蔬菜肉类制作的,调料没有添减错误味道自然是合口的。有栖院御国稳稳地拿起红茶杯抿了一口,甘甜的微烫茶水顺着喉咙流入腹中,和阳光一起烘的身子暖洋洋的。

 

看起来今天的一切都顺心如意。有栖院御国嘴唇微微上扬保持一个弧度,视线停留在托住书底的拇指边沿上方的文字。

 

……。大概……。

 

这个房子的钥匙不止自己拥有,所以有栖院御国对开门声并没有什么诧异。之后鞋子踢到台阶边沿声也是习以为常,还有筷子钥匙和餐盘饭碗的碰撞声也还在忍受范围之内。直到进入者走过来挡住自己享受的阳光,有栖院御国才皱起眉开口,结果被得对方寸进尺地躺倒在自己腿上。

 

呜啊…狼谷吊戏窝在有栖院御国的大腿上伸了个懒腰,仰面安分了下来。沙发只是单人的自然放不下狼谷吊戏的两条腿,没有穿袜习惯的狼谷吊戏脱了鞋就是一双生得好看的脚,十根脚趾上空色的指甲油还是有栖院御国前些日子帮他涂的。狼谷吊戏平摊着两只手举到下巴前眨眼看了有栖院御国一眼,随后放在小腹上一派安然的样子闭上眼。或许是光线的确太好了,狼谷吊戏的脸色被衬得白起来,导致眼眶附近的黑眼圈愈发明显。他细密的睫毛挡了些许光线在眼睛上留下一小圈阴影,随着呼吸轻颤。有栖院御国看得一清二楚。

 

有栖院御国看了狼谷吊戏好一会儿,突然不想计较了就把手腕放下,结果刚好压在狼谷吊戏的嘴唇上。才想换个位置作为拿稳书的支点,从手侧接触到的温热触感让他哆嗦了一下啊。啧…有栖院御国发出嫌弃声音抬起手腕移开书,看着狼谷吊戏又恢复装死般的神情忍不住砸下去正对鼻子。

 

嗤、好痛!国酱——!狼谷吊戏叫出声赶紧揉揉自己的鼻尖,抱怨似的在有栖院御国腿上左右翻滚了下,没有得到回应之后侧过身一只手举起来戳着有栖院御国的脸,指尖正好抵在御国唇角,很危险诶!

 

……你哪来的脸说危险,行了要补觉给我滚到地上睡去。有栖院御国看着近在咫尺的指尖还是选择不和狼谷吊戏一副德行咬上去,转开头看了眼没有起波纹的红茶安下了心。啊呀…狼谷吊戏感觉自己躺着的位置在动一个激灵拦腰抱住了有栖院御国,把脸埋在有栖院御国腰间摇了摇头,不行…我不!

 

你在干什么啊?有栖院御国看着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起来的狼谷吊戏,又用书角敲在狼谷吊戏头上。狼谷吊戏索性用手勾住有栖院御国的脖子直起身,侧身坐在有栖院御国腿上和他面对面。他贴近有栖院御国啾地在脸庞上亲了下,用手一揉眼睛懒洋洋打个哈欠开口,金色眸子里还是掩不住的疲惫,国酱——我困啦。

 

…蠢货。有栖院御国和狼谷吊戏对视半晌阖眼叹气,空出的手盖住狼谷吊戏的脸按回自己的大腿上,安分点别动。

 

是——狼谷吊戏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乖巧地侧过脸趴伏在有栖院御国腿上,一只手抓住有栖院御国的衣角,在彻底陷入困倦之前嘀咕了一句菜好像有点淡了。有栖院御国把衣服抽出来一抖盖在了狼谷吊戏身上,手插进对方发丝揉了一把。

 

吃白食的家伙没资格抱怨。

…zzZ

 

阳光,书籍,下午茶,虽然多了一只狼谷吊戏…

今天的午后小憩也不差吧。

 

=Fin

混水的片段[

 


评论(3)
热度(6)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