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狼谷吊戏30Days. Day12.

-咔嚓咔嚓-

-国戏

-随便捏的病梗,身体的倒退&头发不停地生长,只有让自己讨厌/喜欢的人剪掉才可以恢复。大概是个流水账orz

——

“吊戏,你该剪头发了。”月满弓景拧开护手霜的盖子用指尖沾了点抹在瓶身上,滑腻触感的确保没有被某个人掉包。他沾了一些涂抹在自己手背上,看着坐在对面发着呆的狼谷吊戏开口,“你的头发都快盖过耳廓了。”“诶,没有吧…”狼谷吊戏回过神盘腿坐在椅子上,手指捏着耳边的发丝一捻,“我之前才剪过啦。”

 

月满弓景瞥了眼手上多的护手霜,站起身趴过桌子摁到了狼谷吊戏额头上,“别省剪头的钱啊?嗯,抹多了我分你一点。”“呜哇、护手霜擦脸没问题吗!”吊戏捂着额头脚一踢桌沿硬生生后滑一段距离,皱起眉手指抹开了头顶散发着凉意的半液体。

 

“要不我帮你剪吧吊戏?”

“上次盾酱就被你剪秃了一块!”

“那次是你对剪刀动了手脚吧!?你个凸额头再说什么啊!”

“弓酱又生气了!真糟糕~~”

“……可恶,你别跑我一定要揍你一顿…。”

 

“不跑的才是笨蛋吧,弓酱——”狼谷吊戏一拉眼皮略略略做了个鬼脸,绕着还在研究任务的车守盾一郎和月满弓景展开了追逐战。眼前两个人的打闹早已习以为常,车守盾一郎看着狼谷吊戏跑起来时耳边翘起的发丝有些迟疑,吊戏肩膀的一道疤痕是不是消失了。

 

 

“唔……”狼谷吊戏拿着一把剪刀犹豫着在举在自己耳边,他可不想做出自残的行经,再迟钝也能发现自己身体的一些变化。左手捏起一截发丝右手咔嚓一下,黑色的发丝截面整齐落下,飘在堆满杂物的桌面上。狼谷吊戏盯着自己的头发半晌没有放下剪刀,停顿了下动作又抓起同样位置的一段头发,长度几乎没有发生变化。“哎呀、”狼谷吊戏蹙眉笑了笑,还是走到了自己房间附带的卫生间里。

 

卫生间浴缸上方的水龙头没有拧紧,水滴仍啪嗒啪嗒在往下掉着。镜子镶嵌在洗手池上方的墙面里,因为经常不用已经蒙上了一层灰尘。狼谷吊戏拉长了袖子擦擦,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到从镜面里倒映出的自己表情。

 

狼谷吊戏抿嘴又是撩起头发剪下去,亲眼看着白色的剪刀张开合拢一截黑发从中间落下。狼谷吊戏拧开水龙头将发丝冲进下水道,抬手从耳后撩起自己的发丝,中间停顿了小会儿现在长度又是毫无区别。就像变魔术似的。“……什么啊”,狼谷吊戏把剪刀往卫生间的垃圾桶一丢,转身回了房间,“希望下水道别堵塞了呢。”

 

 

“……你头发长了?”有栖院御国背靠着墙壁抬头就能看到站在阳光下的狼谷吊戏,身后嫉妒的真祖站在阴影里尚且保持着人形。“是人吗?”“是吸血鬼啦。”屋檐投下的阴影在他们之间划开一道分界线,狼谷吊戏也仰着脸笑起来,“国酱已经怠惰到分不清人和吸血鬼的区别了吗。”他说着歪过头舌尖舔过嘴角,用脚尖踢在下位的太阳穴上翻过正面。看起来和普通人相差无几的吸血鬼大口吐着鲜血,被狼谷吊戏毫不客气地用脚堵住试图呼救的嘴。他将视线从有栖院御国那边转过来,手中出现一杆长柄火枪对准下位的心脏,砰一下随着子弹射穿心脏而化为飞灰。

 

“任务要求的吗。”

“是的呢!”

 

有栖院御国从未对吸血鬼产生过同情。

他看见狼谷吊戏已经完全盖过后颈的黑发,即使变长了也是乱糟糟的,一看就没有打理。有些事情显而易见了就隐瞒不下去。

 

“你该剪头发了。”

“哎呀呀会的啦——”

 

 

狼谷吊戏脱下衬衫后黑发贴着肌肤,头发散开来的话就看不见后背两片薄薄的蝴蝶骨了。原本的制服对于现在的狼谷吊戏来说实在算不上合身,脚和鞋子空隙过大踩在地面发出啪嗒声。“哈哈、我就说我是永远的十七岁嘛!”狼谷吊戏这么说着,举起来的手在袖子里露出一小截苍白的指尖。车守盾一郎和月满弓景都尝试着帮狼谷吊戏剪下那些麻烦的头发,众目睽睽之下剪的越多反而长得更快。在意识到狼谷吊戏的面孔随着地面累积的黑发时越发虚弱剪刀也脱手摔在地面。狼谷吊戏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他们的感情止步于友情。

 

“我说…没关系的啦,猎杀吸血鬼这种事情我六岁就会了哦,不要在意!”狼谷吊戏从女职员那边讨要了几根橡皮筋,牙咬住一根,多余的黑色橡圈套在手腕上正好比手腕大了一圈。用手收拢背后的长发,指尖从浓密的黑发间穿过没有丝毫芥蒂。正因为头发过长反而看起来顺滑,狼谷吊戏有样学样和月满弓景一样扎了一个高马尾。

 

“我说我没事的,”狼谷吊戏拿起剪过头发的剪刀爽快地剪掉了自己衣服裤子过长的一截,“在他下命令前我都没事的。”

 

 

“吊戏桑~~是小孩子了吗~~?”

“诶,没想到国酱真么高啊www”

 

有栖院御国再次见到狼谷吊戏的时候他只有中学生的身高了。狼谷吊戏的头发仍旧在变长,因为身高的缩水现在看起来已经盖过臀部了,倒是刘海没长,能看出来是他的模样。有栖院御国皱起眉,怎么看眼前的家伙也太过瘦小了。有栖院御国走到狼谷吊戏面前只消把手一放就能按在狼谷吊戏头顶,手勾住马尾的皮筋一扯,狼谷吊戏披散的长发从肩膀滑落到身体。

 

“真像是女孩子呀~~”有栖院御国用手挑起一抹黑发,狼谷吊戏发质出乎意料好,和本人有些强烈的不协调感。毕竟不是真的返老还童仅仅是生命力阵地的转移,有栖院御国消息灵通自然知道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病悄然在人群中流传。他从未想到狼谷吊戏也会患上,一无所有的狼谷吊戏将拿什么来救自己呢。

 

“我说国酱,不要用色情的眼神看我啦~~?”狼谷吊戏两只手抓着自己头发比了个双马尾的动作,被C3里的小姐姐尝试了一系列发型已经看淡了。已经做不到等视线索性换个方法对话。狼谷吊戏的“能力”也在逐渐消退,除了还拥有有着名为“狼谷吊戏”的男人二十六年的记忆外他的一切都在倒退着。

 

虽说有栖院御国认为他的人生再怎么倒退也不会有所改变的。

 

 

狼谷吊戏执着于避免和自己的挚友一同出任务,但他的任务量并没有减少。塔间泰士默许了狼谷吊戏一切任意妄为的举动,一如他身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了限度的存在不管是什么都会招来麻烦,跑动跳跃转身时空中扬起的长发比身体部位的弱点更明显。纵使狼谷吊戏身经百战在绝对的客观条件下也避免不了一切事情的发生,被吸血鬼临死反扑陷入重伤。大口大口鲜血伴随咳嗽从嘴角溢出,奇怪的是头发并没有沾到一丝一毫的血迹。那是脱离狼谷吊戏个体的无用存在。

 

“我就知·道吧,”有栖院御国在一边目睹的从头到尾的战斗,像极了从前看着狼谷吊戏挡在自己眼前。他走过去蹲下身,抓住狼谷吊戏的头发提起来,手中的小刀子晃晃终究没有插到狼谷吊戏的眼里。

 

黑发被锋利的刀子从中割断,倒在血泊半睁着眼的狼谷吊戏甚至看不清有栖院御国的容貌,他心里默数了三声,头发没有再长出来。

 

=Fin

 


评论(7)
热度(5)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