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狼谷吊戏30Days. Day11.

-喵呜呜-

-吊戏中心,Ummm…其实是戏我[…]避雷注意,纯私心作←

-新话的海滩pa,装作真祖在阳光下可以保持人形的样子.不管怎么说吊戏他真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狼谷吊戏是被城田真昼拉着来到海滩的。

 

说的更确切点是参加有栖院举办的海滩派对,有栖院御园第一次邀请自己的朋友在假期出来玩,邀请的方式依旧是一贯的蹭得累式“YES以外全部否决”。不过大家都成朋友了当然都应下,御园一哼声扬下巴颇有气势。还是lily微笑着说出来知道自己邀请成功后御园第一次激动的过了十二点都没有睡着,被御园毫不留情的用书砸了脑袋。

 

全部吃喝玩乐的费用都由有栖院报销,泳衣也被千驮谷铁自发赞助了,算是只要来个人就可以的一条龙服务。城田真昼想着之前有段时间没见面了的狼谷吊戏就跑去拉他,在弓景盾一郎的推搡下狼谷吊戏还是被带了出来。

 

“啊嘞嘞…”狼谷吊戏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出来,因为一些关系自己动作慢了些其他人都早早的在沙滩上四散开来坐。狼谷吊戏光线总觉得有些晃眼,就把天蓝色的连帽衫戴起来自己往没人的地方走。狼谷吊戏赤着脚踩在沙滩上,细细的白沙在指缝间摩挲,被水托抚着脚底脚背感觉到不算太坏。狼谷吊戏并不会游泳所以对水也没什么多大的向往,但是被太阳晒得暖和的海水还是让他起了惬意的心。

 

整片沙滩都被财大气粗的有栖院包场了,虽说来的路上听有栖院御园说是是为了避免普通人看到真祖,也有可能是小少爷觉得自己不会游泳这种事情能少一个人知道是一个。城田真昼本来还在遮阳伞下给怠惰的真祖涂抹人类的防晒油,不禁意间一个扭头看到lily一脸微笑着训练咕嘟咕嘟喝水游泳的御园实在忍不住了,赶紧给抹好交代小黑自己好好睡觉就跑过去搭把手。

 

自称是世间最后大天使的利希特难得摘了白翅膀的天使背包,在靠近礁石的一片地方蹲着拨翻沙堆寻找海螺。当然这是因为某个恶魔告诉他可以从海螺里听到来自海洋精灵的歌声。怀着最纯童真的天使酱对自家小刺猬的话深信不疑,把墨镜带在头顶一双紫色的眼睛亮晶晶的找寻着神奇的海螺。于是挖坑给自己跳的lawless不得不一手拿着刨冰一手挎着小桶准备给利希特接海螺。

 

狼谷吊戏踩着白沙继续走着,刚才更衣室隔壁的弓酱盾酱和愤怒的两个下位有话要说就去了另一边。狼谷吊戏咬着自己的拇指迷迷糊糊听到了什么和自己有关的字词。狼谷吊戏知道自己忘掉了一些事情,也能隐约觉得忘记那些事情是自己最好的选择,身边人都是一派你不提我不提的样子。

 

狼谷吊戏也就不会去问。

 

阳光正好不是很热,咸味的海风并不让人反感,狼谷吊戏转过头看着远处的海洋反倒不知道想什么,阳光照射在起伏的海面上像是粼粼的银光看着顺眼。狼谷吊戏打了个喷嚏用手捂着鼻子,感觉脑子里空荡荡的。狼谷吊戏对他们讳口不谈的事并没有兴趣,身体的本能甚至让他配合着逃避这个事实,但是突然放松的身心也让自己颇不习惯。

 

“喵喵”

 

狼谷吊戏停下了脚步,已经从海水里走上干燥的沙地,脚趾碰到了毛绒绒的存在。狼谷吊戏低下头看见一只若竹色的小猫正站在自己脚前,左耳边还用系着两片翠色的叶子。并不常见的颜色反倒引起了狼谷吊戏的好奇,没有开口也没有做出举动,狼谷吊戏静静地站在原地。是家养的吗…?

 

似乎看着狼谷吊戏没啥反应,小猫主动抬起爪子碰碰狼谷吊戏的脚背。狼谷吊戏人瘦没几两肉,全靠这骨头撑着一副皮囊,不见光的肌肤自然苍白得厉害,瞧见了忍不住会心疼。小猫藏起爪子的软肉垫按在狼谷吊戏左脚的脚戒上,身后尾巴也跟着摇摇,抬头一对赤红的眼睛盯着狼谷吊戏。狼谷吊戏还没有反应过来脚趾怪痒痒的,后来想着是送到手附带的小玩意,手指试了一遍都太大,想着不浪费一片心意就戴在了脚上。

 

“喵喵喵,喵——”猫咪用软乎乎的爪子不断蹭着狼谷吊戏脚背,倒也没有伤到他。狼谷吊戏忍不住笑出声弯下腰,小猫也不害怕人反而主动用脸蹭着狼谷吊戏手指。小小只的,连着一抖一抖的耳朵都是格外小巧,狼谷吊戏给抱了起来,猫咪也就悄咪咪的凑近吊戏手,湿润的鼻尖碰到后亲了一小口。

 

狼谷吊戏金色眸子半阖起弯成一道弧线,手覆在毛绒绒的脑袋上揉了把,结果碰到叶片的时候手中猫咪炸了个毛,咪一声从手里挣脱扭身落在沙滩上,轻巧的跑了几步落下浅浅的爪印。“喵咪咪”狼谷吊戏还在迟疑看向自己的手回忆做了什么,猫又折回身调高了调子冲着狼谷吊戏叫唤。叫几声走几步,想让狼谷吊戏跟着自己走的意味明显。

 

想着待在原地也没什么事的狼谷吊戏就这么信了,跟着一只猫逐渐走向沙滩边的树林。

 

正值着夏季,树木都长得郁郁葱葱伸展枝桠繁茂,来的一路上就在时不时发呆的狼谷吊戏才注意到自己身边的景色,此时一看反而觉得心情也跟着愉悦了些。新绿色的矮灌木丛里分布着紫红色小浆果,抽高了的小树苗枝头一簇嫩绿色芽叶,只是狼谷吊戏一个不留神视线追随着横空飞过的一只白鸟,跟丢了那只带路的小猫咪。狼谷吊戏在一处略显空旷的地方止了步子,抬头望见头顶正是一块被留出的蔚蓝色天空,干净的像是一大块薄冰透着沁人的凉意。

 

狼谷吊戏一时间分不清自己究竟在哪里,略有苦恼的用手搭在颈间陷入沉思,手腕的银圈碰到光滑的锁骨互相碰擦发出叮当声,指腹贴住脖子的时候传递的光滑肌肤触感出乎大脑意料。

 

……少了些什么吗。

狼谷吊戏把手举到自己面前,和记忆里似乎少了一点黑色。

 

狼谷吊戏试图捕捉记忆中一闪而过的掩藏片段,下一秒从附近的树上掉下来几只小小的家伙中断了这种并不友善的回忆。“喵!”“喵喵♪”“喵唔——”抖索了耳朵的小小只猫科动物扑落了狼谷吊戏身上,狼谷吊戏隐约看到一只黑纹的灰猫趴在自己头顶,一深一浅的蓝色异瞳像极了方才的海。连自己帽兜里也掉进了一只,狼谷吊戏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结果并不能腾出手。刚才引路的绿猫又眨巴着眼睛地躺在自己捧起的手里。

 

“喵呜❤”猫咪用舌头悄悄舔了舔吊戏的手腕,狼谷吊戏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在说话,

[吊戏桑最好啦——❤]

 

=Fin

私心的day11!

吊戏桑世界第一好!!!!

图是ln酱 @ThirdLuthNo 画的,她有这么——好!

评论
热度(8)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