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狼谷吊戏30Days. Day8.

-可支配时间-

-ABO世界观,清水向,双戏,A戏x O戏

-A戏→狼谷,O戏→吊戏;外貌[几乎]相同,性格偏重差别有

——

狼谷吊戏是C3总公司的一员,具体职务不明,但可以自由出入最高层。这一自由出入和多大的权力划上等号只要是个明白人心里就能有几分数。大部分职工对狼谷吊戏的认识无非就是“万能”的“一个人”。纵使C3部门分之岔叶众多涉及研究方面众多,就没有狼谷吊戏不会的领域,甚至是截然相反理论进行的实验也仅仅需要挨上一天就能直接上手操作甚至带来全新的进展发现。

 

就算高层人员迟迟未对狼谷吊戏下真正的定位,但几次下来就算再愚笨的人也可以明白狼谷吊戏——一个掌握了C3诸多核心技术并能融会贯通的家伙——对C3来说意义是什么。公司里有不少人曾对狼谷吊戏表达过好感,对优秀者的崇拜仰慕之情为基础的朦胧爱意,也因为狼谷吊戏是一位注定成为上层者的Alpha。只不过狼谷吊戏仅仅是看起来笑脸相迎所有人,少有接受邀请聚会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自己划出一条线隔开距离,除了名字和性别之外甚至连家庭住址也少有人知道。

 

当然更残酷的可能是他们所拥有一些认知也是错误的。譬如“狼谷吊戏并不是Alpha”再或者“并没有狼谷吊戏这个人”。

——来做个大胆的假设如上都是真实的话,这世界上是没有狼谷吊戏的。

只有狼谷和吊戏。狼谷是Alpha,吊戏是Omega。

 

伴随着科学进步,六种性别的差异与联系也在被不断研究开发中,但分明是相同基因的双生子却是不同性别的情况并没有出现过首例——起码在媒体视线之中没有。他们的记忆里从未有过生父母面孔,有意识起所能明白的只有自己被遗弃在石街的巷口。在月亮被厚重的云层遮蔽的那一天被人从贫民区带回市区,在淅淅沥沥落下的夜雨中认下了现在的监护人。

 

狼谷和吊戏的资质足以称得上的天才,他们丝毫不愧对这两个字的分量。懞懞憧憧他们也能觉得命运走向开始了微妙扭曲。可无论怎么说、还是孩子的他们并没有任何改变轨迹的力量。能做的便是在温饱全数满足的前提下在狭小的图书馆面对荧光屏日复一日。

 

不过两人也没有什么怨言,能活下去仅此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两个孩子在其中一人的第一次[Omega]发情期的时候才知道双生子居然性别不同——自然是狼谷最先发现的问题——狼谷毫无疑问是一名Alpha,但吊戏是一名Omega。那一天午夜来自身边兄弟散发出的强烈信息素味道毫无疑问能够点燃同样是青涩少年的年轻Alpha的本能。发情期Omega的信息素对Alpha有一种致命的吸引,不亚于飞蛾看见地狱门前的烛火会义无反顾停落直至烧尽翅翼。

 

作为基础常识早已学习过对应资料的狼谷和吊戏知道发生的一切,不过同样对实际遇上事情往往全身上下没有协调的时刻。被强Omega释放的信息素勾起性欲的狼谷差点在第一次就给自己兄弟标了记。不知道是不幸还是万幸,吊戏的信息素味道太过浓郁甚至惊动了隔壁间的另一位Alpha——是两人的监护人——给吊戏打过抑制剂后两个人都冷静下来。

 

但狼谷怎么可能忘记了吊戏用比暴雨过后第一缕晨曦更温软的金色眸子盯着自己,一只苍白又精致得像是只存在于匠人雕琢下才得以存在于世的手抓住自己衣领口,被上牙咬的泛起娇艳玫瑰色的嘴唇颤声说:标记我。软绵的轻声渗透进浓烈的晚香玉气味侵入在狼谷大脑的每一个细胞里,将他醉的迷迷糊糊差点死在里面。狼谷甚至不记得自己那会儿究竟做了什么——自己究竟吻了他吗,吻了吊戏吗——回过神的时候吊戏已经被打了抑制剂,颇为乖巧地眯眼笑着坐在自己身边。

 

那是闻了一次就刻入骨的滋味。狼谷单单记得回过神后他做了什么,他和吊戏坐姿相似,两条腿交叉脚踩在椅子横杆上,吊戏低顺着头在蹭监护人宽厚的手掌;而他抬头嗅了嗅空气中未散去的信息素味道。狼谷意识到吊戏的信息素味道是晚香玉,这种乳白色花瓣娇小的花朵在夜幕落下时绽放浓烈的香味反而引人警惕——危险的快乐。

 

原本甜腻的花香充斥在空色的房间里。只是随着时间越来越浅淡…

 

狼谷闭着眼睛摸了一把身边空出的位置,尚且留着余温并不是离开很久。他使劲眨了眨眼还是没有睁开,又闻到了若有若无的香味。

 

“哎呀呀…又要多工作了吗…”狼谷仍旧闭着眼但是回过了神,挡在额前的手放下平摊在床上,感慨了三秒后毅然起了身,穿好衣服走到卫生间打理自己。路过客厅的开放式厨房时眼角余光已经看到一个黑发的背影在拧开灶台了。“啊啊…我不要草莓酱……”狼谷打个哈哈走进卫生间,拧开水龙头用手鞠起一捧水泼在脸上试图缓解一下晨困。

 

手伸到洗漱台旁半弧形的架子上,手悬在一蓝一黑同款的牙杯上方犹豫了一下,视线最后落在蓝底白星的那只上。再瞥一眼确定了另外一只杯子杯壁还有水珠,自己应该没有拿错。

 

借着薄荷味的牙膏刷完了牙人才是真的清醒了,在蓄起的冰凉的水中浸湿毛巾擦好了脸,估摸干净走出卫生间。不出所料另一位和他如同镜面倒映存在般的男人已经坐在圆桌的一侧开始享用早餐了,只不过对方没有换衣服仍旧穿着一套黑色的睡衣。狼谷揉揉鼻子嗅到了刚烤好的麦香味拉开椅子坐下,“早上好哦——”“早上好♪”吊戏冲着狼谷摇了摇手里的叉子,在空中比划几个动作,连在一起看也就和他嘴里说的话一个意思。狼谷多看了他一眼,看起来是已经打了抑制剂心情还不错。吊戏叉了一小块面包进嘴里,在盘子一边玫红色的酱里点了点送进嘴里,嘴角已经沾了少许草莓酱——狼谷没有早上吃甜的习惯,虽说两个人都对草莓这种水果情有独钟,但狼谷更爱水灵灵的新鲜草莓,吊戏则是来者不拒,甚至口味嗜甜的过分。

 

“我说你啊,大清早吃就算了也不用嘴角都是吧?像个吸血鬼似的…”狼谷坐下喝了一口热好的牛奶,夸张地比了一个咬人的动作发出嗷呜的声音。“啊嘞?”吊戏停下手中的动作用手指点了点自己嘴角,只是非但没有擦干净反而抹开了。“啊你等等…更糟糕了啊……”狼谷看着不对着镜子就瞎点的吊戏蹙眉摇摇头,站起身抽出摆在玻璃花瓶旁边的纸巾帮吊戏擦拭嘴角,“稍微留心点啊。”“哎呀哎呀,不要在意啦——”吊戏无所谓模样眼尾一挑,视线在对方领口停顿一下伸手帮忙折整齐,“你不也是领子都歪了?”

 

“哇,我记得我是整好的诶?怕不是你故意弄乱了吧~~?”

“谁知道呢~”

 

吊戏一只手生得指骨分明,浅青色血管在格外白皙的肌肤下蜿蜒,指腹有意无意地撩过狼谷喉咙,时浅时浓的信息素味道从吊戏身上散发出来。狼谷颔首任着对方的小动作,自己同样亲昵地蹭过了吊戏的脸颊,愈发确定了空气中不属于自己的信息素味道,“这次稳定吗?”“是呀——”吊戏收回手托腮,用叉子戳戳煎蛋,蛋黄还没有彻底凝固,被划开后乳黄色的半流体在白瓷盘上淌开,“又不能出门了。”“那不蛮好的,我也不想干这个活呢。”狼谷安慰性质地揉把头也抽回了手,“吊戏桑?”

 

“持续时间好没问题了,但是发作时间是出了点小毛病吧…、啊嘞嘞~多干可以拿工资诶!?”“哦哦工资呢——喂、你之前还不是差点被御国桑发现了吗。”“哎哎,这是意外、意外啦。”吊戏拿着叉子叮叮当当戳着盘子底,还是念念不忘“按劳分配”得到的工资。说起来之前意外紊乱的发情期差点被同事发现了,不过幸好对方是个Beta,对信息素的味道不是很敏感。

 

狼谷看着吊戏鼓起脸发呆也是稍微叹了口气,从共同使用一个身份开始的那天起就要尽一切可能杜绝意外的[真相]流露——狼谷和吊戏都清楚的知道他们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不·合·理·性。正如他们知道自己的“监护人”塔间泰士究竟想做什么:让现实升起来以便配得上幻想。

 

人人都知道“狼谷吊戏”;人人都不知道“狼谷”和“吊戏”。这或许也是他的计划其中一步吧。

 

“……喂喂、在发什么呆啊,狼谷酱?”吊戏伸出只手在狼谷晃晃,两个人往往发呆差不多的神情,被某人说过放空的眼神像是看着风筝的孩子一样。吊戏看了眼冷掉的煎蛋,凝固的蛋白勉强倒映出模糊的样子,“嘛!虽说这几天的确是我负责早餐了,你这么浪费粮食也不行啊~?”吊戏用自己的叉子叉起一块蛋白沾了沾自己碗里的草莓酱递到狼谷前面,“啊——”

 

“啊——”狼谷回过了神看见一块蛋白递到嘴前,一副端正姿态坐好,倾过身张嘴咬住了嚼嚼咽下去,“蛋黄和草莓酱混在一起的味道、好糟糕啊……”“浪费粮食超过分的呢~♡”吊戏对于自家兄弟的抱怨习以为常,手指压在叉子上一摇一晃的缎带也随着飘起落下,“去啦,迟到可是要扣工资的?你的日子里扣得钱也是你负责哦。”“过分——你就没有按时叫我吧?”狼谷干脆用手抓着剩下面包片往嘴里塞,嘟哝着鼓脸颊像是仓鼠一样,起身穿上工作要求的白色制服。

 

“超麻烦…”狼谷低下头试图拿起公文包时发现指尖都是面包屑,懒得转身找纸巾干脆自己伸出舌头舔了舔。虽然在外狼谷一派精英骨干甚至被谣传禁欲但是在家从来不在乎这点小动作——嫩红的灵巧舌尖舔过指甲,不可避免的唾液在指尖留下清亮痕迹。倒是吊戏看不下去了抽了张纸走过去啪唧拍住人手纸巾塞了过去,“我说你啊?…”“怎么啦——”狼谷弯眸一吐舌,两个人笑起来的模样倒和镜面一模一样。

 

“让我帮忙也是要收费的哦、”吊戏后退了半步审视了一下狼谷的打扮,最后还是从翻正了领子摆好领带给人妥帖的放在胸前,比了个要钱的手势晃悠,“这个数哦~~”“过分诶,你知道我很穷的吧。”狼谷顺手搂了吊戏的腰拉近稍微踮起脚亲在额头上——就连身高也完全相同有些情况还是不太方便的——啾地一下落下轻吻,“抵消啦抵消啦,我出门了哦。”靠近的瞬间狼谷一呼吸就有晚香玉的幽香飘绕在鼻尖,他忍不住揉了揉鼻子看向吊戏的眼神多了一份埋怨,虽说香味浓郁正是这种花的特点。

 

即使不是晚上。

 

“我可不认账啊狼谷先生-”吊戏指尖在自己唇上一点给已经走到门口的狼谷送了个飞吻,一挑眉笑出声,“我会记账的!然后走好呀♡”“呜哇,吊戏桑越来越过分了!~”狼谷也只是一摊手算是收到了,清点一下包里的资料确认无误出了门。

 

-总之到车库取了车去公司吧,唔唔想想看昨天吊戏说的那几个项目要怎么办…

-送自家兄弟出门的吊戏举着手嗅嗅自己,耸肩表示没什么感觉后收拾餐桌准备在家消磨时光。

 

——“所以今天要做什么呢?”

 

=Fin

我没有在挖坑[[[

ABO为什么不写车!!!当然是太麻烦了

明明是双戏的嗨皮日常结果扯了一堆废话哈哈x

之后还写的话等到御国出场就是A戏xB国xO戏…

两个人不分兄弟,全看心情哥哥弟弟随便叫[?]目前是25岁[御国22岁]

是发狗粮状态的同居生活但是俩人并没有自觉,看起来自来熟但从没拉人到家来过

日常[轮流]由一个人去C3打发时间另一个选择在家学习[…]或者乔装一下出去耍,晚上交流成果;遇到发情期的话只能由狼谷去了,吊戏看家[]吊戏用的是特别抑制剂可以克制他自身情欲保持理智但信息素味道还有仍会吸引Alpha[狼谷除外]所以这个时期吊戏不出门…顺带一提狼谷信息素是薄荷味[够刺激吧ni

↑一般抑制剂可以完全跳过发情期但是代价是效果依次递减和一旦压制不住发情期会更长

不要问我御国和塔间的详细设定我什么都不知道x

评论
热度(3)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