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狼谷吊戏30Days. Day4.

-失眠-

-国戏

-C3期国戏,国→→←[?]戏,非常短。和我之前写的零碎片段都有联系吧,不要太在意啦x

——

夜晚在我的枕头上沉睡,我却独自无眠。*

 

房间在喧闹声的其中一位作俑者离开后安静,就连带上门的声音也格外轻。御国睁着眼睛躺在上铺,捧住过狼谷吊戏脸的右手盖在自己额前,半张的嘴巴里面究竟还有什么没说出口的吗?御国念叨了一句祸从口出就闭上了嘴,半阖着眼睛盯触手可及的天花板。“会记住吗”四个字居然从自己口中说出来了,有栖院御国嘴唇抿紧,侧过身面朝花白的墙壁。即便是看着也能知道它是毫无温度的。

 

有栖院御国深呼吸,冷静下来,方才发生的事情和记忆中如出一辙。再普通不过日常的对话引发的两个截然相反灵魂的争执并以其中一人主动退场而告终。只是换个说法的逃避也永远不会得到解决的反复上演的戏剧。

 

狼谷吊戏,从C3诞生的家伙注定与C3绑在了一起。

 

木板床仍旧咯得自己不舒服,再翻个身就朝向了外侧,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薄被上残余的另人体温就像是魔术师手中一闪而过的白鸽,扑楞着翅膀下一秒就变成了娇柔的花瓣随风而散,在无人喝彩的寂静之中消失的一干二净。有栖院御国看到一张方正的桌子,上面花瓶里枯萎的花已经被扔进垃圾桶。有栖院御国并没有发现自己轻微地咂了下嘴,毕竟舌尖里毫无味道。

 

半掩着的门留出来一条缝,在地上拖出皎白的一线。狼谷吊戏和嫉妒真祖的交谈声并没有响起,或许是两个人恰好有了自己的闲事。有栖院御国想着就蜷缩起了身子,他有种这张不够自己伸展身体的窄床过大了。他不止一次想起在有栖院自己房间里的那张,天鹅绒填塞的柔软床垫和散发薰衣草清香丝绸枕头。他可以在上面舒舒服服伸个懒腰也可以趴在床尾摊开一本厚厚的棋谱尽情端详,黑与白国王的厮杀历历在目。

 

有栖院御国分明记得自己看见狼谷吊戏的那一瞬间,就在心里将他高高挂起打了红圈做警惕,这是属于他的直觉。虽然明面上有栖院御国还是一步一步狼谷吊戏被诱导了走向隐没了刺的荆棘丛深处——彼时的有栖院御国还不知晓一句话“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他的本能还是让他义无反顾地走了下一步。他相信自己的感觉和选择,一如坚信狼谷吊戏这种人的心除了剖开是无法窥得本质的。

 

他把手按在自己枕边,一个小时前的狼谷吊戏将面埋在上面嘴里说着毫无可信度的话,和自己的距离几乎为零又无限远。狼谷吊戏左胸腔跳动的是心脏,就算眼睛的颜色与血液不同可他也只是个人类。有栖院御国有种无法确定的怅然,随后他攥紧了手,指尖嵌进了掌心,除了钝痛并没有血。

 

狼谷吊戏和自己之间有何区别? 

他屈从于已经存在的黑暗,我屈从于尚未存在的黎明。*

 

有栖院御国坐起身双腿荡在上铺外,看着光线昏暗的房间,呼吸进一口气都有几分浑浊。他在反省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终究是叫做有栖院御国,名字里的前三个字已经度过了他十七个年头而且更是陪伴他走完余生。

 

……吊戏前辈。

 

有栖院御国坐在床边轻轻开了口,安静了几秒后门被推开,狼谷吊戏探了半个身子出来弯眸问话,怎么了吗,小国做噩梦睡不好吗?

 

的确做了个噩梦,有栖院御国难得一挑眉回了个正儿八经的笑容却也说了句瞎话,我梦到你了。

 

=Fin

*都出自《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其实是和某ve玩表情包有感[不

 

 

评论
热度(8)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