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狼谷吊戏30Days. Day3.

-听说蛇要…怎么养来着?-

-国戏国

-御国和jeje(蛇)身体交换梗,吊戏表示受到了惊吓,烂尾外加大写OOC:D

——

今天能在C3的走廊里看到有栖院御国就已经有点意外,随后国酱既没有开口也没有避开自己简直更加奇怪。说实话虽然有栖院御国一般是挑着狼谷吊戏出任务的时候才来C3,但碰上个一次两次也没有太过不可思议。只是今天有栖院御国刚看见自己,就死命按着帽子挡脸是什么情况?

 

狼谷吊戏伸出一只手在沉默着按下帽子的有栖院御国面前晃晃,犹豫着开口,“国酱www这是几——”“……咳。”沉默半晌只有一个字的回应,狼谷吊戏撇下眉毛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在他想做出更奇怪的动作前,盘在御国肩膀的黑蛇突然扬起来张口就要咬。锋利的獠牙对着狼谷吊戏指尖就差一丝距离,狼谷吊戏瞳孔收缩甚至吓出声。踉踉跄跄后跳几步,心有余悸的甩甩手确认没有真的被咬到,“呜哇,jeje酱怎么了?被你咬了会变成吸血鬼的诶我才不要哦!”

 

狼谷吊戏瞥了眼印象里都是“老实乖巧”的黑蛇,原本针型瞳孔的血眸被正常的茶色取而代之。“……”狼谷吊戏瞬间想到了什么,下意识又往前跨出一步在御国躲开前抢过了帽子,如愿以偿看到有栖院御国的面容——以及一对血红的双眼。“……哇哦。”狼谷吊戏手指转起褐色牛仔帽反手扣在自己头上,也是止住了后续的话。

 

“国酱?”狼谷吊戏手指向超级凶的黑蛇。

“je…jeje酱?”在得不到蛇的反应后又指了指没帽子挡脸颇有点不安的御国。

“…是”御国的嗓音被压低,倒是听出了几分jeje的味道。

狼谷吊戏站在原地作惊恐状。

 

“天啦噜!?新品种的国酱蛇!?”狼谷吊戏从惊恐状恢复后脱口而出就是这么一句话,下一秒黑蛇又直接隔了一段距离咬了过来。狼谷吊戏一个激灵拿着帽子倒扣接住了,“呜哇,真的是国酱啊…”“嘶嘶”黑蛇似乎并没有办法说出正常的话,立起一截身子吐出猩红的蛇信子,狼谷吊戏仔细看看这种眼神确实是某个骄傲的家伙。

 

“……给、给我。”内心变成jeje的御国还在进一步适应没有纸袋子的世界,用着御国的脸丧丧地叹口气向狼谷吊戏伸过手。“嚯,到我手里的不就是我的吗。”狼谷吊戏连着帽子端在自己怀里,试图伸手指戳戳蛇的脑袋,被御国[蛇]回过头狠狠剜了一眼。不过有栖院御国也不想真咬上狼谷吊戏,变成吸血鬼什么的,更麻烦了啊。

 

“啊…是御国前辈吧,我们已经知道你的情况所以请过来配合我们研究一下。”还打算纠缠下去的时候露木修平拿着一叠资料从实验室里走出来,对着jeje[人]比了一个这边走的动作,“目前看来你先配合一下就好,分开来比较有利于我们做实验。”“…???”有些不好预感的jeje还没来得及带回御国就被后续出来的人领着进了实验室,修平扶了扶眼镜瞥了狼谷吊戏一眼,“也请你不要乱跑,分开太远会让事情更复杂。”“——嗨嗨、知道啦修酱。”“……咝???”

 

御国表示修平你现在越来越会开玩笑了是吧?

 

然而再怎么样他现在窝在自己往常带着的牛仔帽而且在狼谷吊戏手中是个不争的事实。御国气呼呼了几秒钟也就觉得无所谓了,诸多缘由参杂在一起自己不会被真的做什么倒是肯定的。懒下身子看都不想再看狼谷吊戏一眼,和正常的蛇类一样盘起身子下颚抵在自己鳞片上闭眼静休。

 

如果狼谷吊戏也是这么想的就好了。

 

“喂、喂喂真的是国酱吗!?”狼谷吊戏坐在实验室外面长凳上,眼神散发着强烈求知欲的气息,御国冷不丁有些发凉。“嘶。”纤细有力的蛇尾扬起毫不留情地抽在试图触摸自己的狼谷吊戏手上,狼谷吊戏呜一声收回手吹吹发红的手背,幸好没把御国抖到地上。

 

“为什么国酱更凶啦~~”狼谷吊戏一张嘴嘀咕不休,被烦得不行的御国只好转过头用眼神警告他,似乎适应得也差不多了,用蛇尾在狼谷吊戏露出的小截手臂上写写画画,“闭嘴”。“……可是闭嘴还怎么说话啊国酱www?”狼谷吊戏察觉到写的字后并没有收敛,干脆抓着蛇身想拎起来。“……”如果鳞片能炸的话御国真的会表演了一个三秒炸鳞片的,奈何没有这种操作于是一个扭身顺着狼谷吊戏的手盘踞到狼谷吊戏的脖子上。

 

黑色无光的鳞片摩擦狼谷吊戏颈间的脖圈和附近的肌肤,就像黑色的上吊绳一样圈住了狼谷吊戏的脖子。狼谷吊戏仍旧挂着笑容似乎知道对方想做什么却没有制止的动作,黑蛇一点点收紧蛇身直至狼谷吊戏被迫发出呼吸不顺的咳嗽声。

 

“……国、国酱——”

“………咝”

 

有栖院御国还是止了动作缓缓松开,索性趴在狼谷吊戏的肩头继续闭目养神。嘛嘛、准确而言只是日常的“小打小闹”罢了。于他而言一觉醒来和jeje交换身体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和jeje一样变成人形甚至说话也不知道。在问了约翰无果差点被解剖的风险下[被]带着来C3已然是下下策了。

 

还是不要惹是生非了。

 

“嘛嘛、这样的御国好沟通多了诶?不是错觉吧~”狼谷吊戏吐吐舌松口气,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大概有了红印子的脖子说下去,“算啦被修酱念叨会很烦,那就只能等在门口了哦?”

 

“啪。”御国又拿尾巴甩了狼谷吊戏脸一下,大概是表达早该这么做的意味。

“…”狼谷吊戏表示很委屈,为什么变成蛇到头来还是自己挨打多。

 

=Fin

Day3终于!!!正常了!!!


评论
热度(6)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