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狼谷吊戏30Days. Day1.

-秘密通道- 

-国戏

-C3期半推半就已经交往前提x

——

“狼谷吊戏,21岁,战斗组可爱担当——”

 

狼谷吊戏锁了空间就肆无忌惮起来,和目标吸血鬼有一搭没一搭导致聊着天两个人从市内追到临近郊区才收拾掉。他一只脚站在路边半人高的栏杆上另一只脚悬空,表演杂技似的转了一圈自我感觉良好。晌午的太阳落在他的身上像是度了层清亮的辉,站在他影子里的有栖院御国摸一把自己的鼻子,总觉得空气中发酵了奇怪的甜味。

 

“吊戏前辈,”跟了大半路的有栖院御国还是没忍住开了口,任务向来被狼谷吊戏带着歪了步骤,但也没让御国在战斗中浪费多少力气。话是这么说,看着这么个比自己还大的“大人”在上面蹦蹦跳跳还是感觉怪怪的,“下来走路行吗。”

 

“啊呀?小国实在关心我吗?”狼谷吊戏甩起的制服随着动作骤停的身子落下,往前一倾又大幅度的往后一仰,有栖院御国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呼吸微妙的停滞了一下。看着狼谷吊戏被自己黑影化作的吊带支撑住,原本就光滑的额头滑下几缕黑发,金瞳背着光直勾勾盯着他,一口气吊在喉咙口没上来。狼谷吊戏仗着自己腰好在一只脚宽的栏杆上做了个下腰,随后又是一个轻飘飘的转身带着笑容低头看向他,“我的技术,没关系没关系——”

 

“…我没有在担心你,”有栖院御国不着痕迹咽下那口气掩饰自己的紧张感,手指拉下帽檐试图遮挡几分狼谷吊戏过于直白的目光,“你这样很蠢欸。”少年选择了眼不见心为净——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与其为这个家伙费精神还不如想想怎么关心自己家的艾贝鲁。起码他在心里声音是这么说着。

 

“超——薄情啊——”狼谷吊戏从栏杆上跳下来,鞋后跟哒一下磕在路面发出轻声,早已经习惯眼前这人作风的有栖院御国目不斜视继续沿着路。估摸着也快到了C3的入口,现在的有栖院御国不需要狼谷吊戏的帮助也可以自己离开被锁定的空间。这么想着有栖院御国稍稍加快了脚步,却被狼谷吊戏挡住了去路。

 

“小国小国,这次任务完成得这么顺利现在回去也还早嘛——我带你走一些其他路吧?”

“哈?”

 

狼谷吊戏说话向来带着不起作用的问号,真想做的事也不会给有栖院御国拒绝的余地,抓着有栖院御国的胳膊就往旁边另一条路跑。jeje倒是激灵了先钻进有栖院御国的兜帽里,虚虚在脖子上饶了一圈头埋在后颈一派没活那就别打扰了样子。有栖院御国抓紧了手里的红裙娃娃皱眉,不情不愿的配合了一下迈开步子,“干嘛啊…喂、跑慢一点…”

 

“安啦安啦,不会有人的…不让路人看见这点我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哟,不管怎么说我都是前辈啊哈哈~”即便并没有从狼谷吊戏的话里得到一丝的可信度,被带着步伐走的有栖院御国还是放弃了当街打起来的想法。狼谷吊戏从一开始抓着胳膊的手也在一点点下滑,有栖院御国分明看到狼谷吊戏的手指沿着自己的掌心下滑,指腹触到自己指尖的时候回了一下头,只是还没对上视线就又转了回去。

 

狼谷吊戏的黑发被跑步带起的风稍稍吹起,露出了耳朵的黑色耳钉,单单紧了紧扣住的十指。

 

有栖院御国视线在握住了两只手上顿了下就抬高装作没看到,天知道狼谷吊戏今天脑子是不是又是抽了。说不准只是因为冷冰冰的C3能残留下温度的东西太少了。有栖院御国眯着眼睛,想着从有栖院出来那一天嫉妒的真祖也是这样绕在自己脖间,在狭窄的路上孤身一人前行没有光,有栖院御国觉得自己是时候需要习惯了。

 

“喂喂,小国,你记住了吗。”狼谷吊戏停下步子呼吸只是稍微急促了一些,故意用握在一起的手指了个方向。有栖院御国没去看那张脸轻哼一声甩开手打量了眼,大概是C3入口后面一条街的地方,之前穿过的也是当初造房没量好距离空出来的一条窄路。狼谷吊戏蹲下身子在一堆报废的纸箱子旁比划了个动作,手指扣着砖缝一用力按进,喀拉一声一个恰好可以容纳一个人大小的入口展露在有栖院御国眼前。

 

“……”有栖院御国不免嘴角抽搐了一下,虽说两年来在狼谷吊戏的介绍下也知道了C3内部的几条密道,只是在外面都有这种还是让他有些吃惊。“诶嘿——这条是最方便的——”狼谷吊戏声音颇为愉悦地往上一扬,却恰好掩盖了关键性的字词,他比划着动作试图让眼神显得无辜示意让御国先进去。有栖院御国偏过头白了狼谷吊戏一眼,眉眼间还是有着几分少年的脾性,索性把艾贝鲁塞在口袋里弯下腰爬进去。

 

“可别是到了奇怪的地方。”

“不会、不会的哟❤”

 

实际上有栖院御国当然明白狼谷吊戏殿后只是为了能方便把入口盖上,那家伙的身体柔软度也是匪夷所思。有栖院御国看着自己的手在面前够过一段距离勉强爬行,背后投下的光线也在咔后彻底湮灭。狼谷吊戏除了一开始发出了小心撞到头之类毫无意义的发言外在御国恶声恶气下住了嘴。有栖院御国估摸着距离在一个又一个拐弯中迷失了方向,望着前面黑黝黝的路突然间慢了动作,黑暗之中唯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分明。他停下了动作开口。

 

“……这是往哪里的?”

“小国你猜猜?~~”

“……jej…”

“等、喂喂、小国你怎么了哦?这个一言不合就放jeje的习惯怎么给你养成的?”

“……”

“…算啦,快到了不是吗。”狼谷吊戏的吐槽都忘记放心里,说出口后密道里的沉默又是狠狠震慑了他一把。于是按照惯例,狼谷吊戏先投降了。

 

狼谷吊戏对着有栖院御国毫无防备的后背做了个鬼脸,伸手钻进对方的裤脚握住脚踝往后一扯。少年裸露的脚踝被人冷不丁一抓,有栖院御国表示我管你是人是鬼不踹你很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奈何空间的窄小注定他除了侧过身还真是蜷缩不起腿。当然了狼谷吊戏心里是对这条路明明白白的,不知道从哪又摸了个开关正对着有栖院御国身下就又啪嗒和扇窗子一样打开个出口。突如其来的光线弄得有栖院御国踹人的心思都没了,一个不小心没抓稳边就头朝下砸了下去。

 

缠在后颈的黑蛇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转了一圈刚开口喊了声御国下一秒似乎被人捏住了后颈,好歹也是每天晚上闲着无聊也会聊天的俩,狼谷吊戏的意味倒是不减一分的传递给了jeje。Jeje又懒洋洋地趴伏了身子。

 

狼谷吊戏伸过手拉过了有栖院御国下坠的身体搂回自己怀里,只是他已经不能完全圈住当年还没有自己个子高的小伙了。狼谷吊戏下巴搭在有栖院御国的肩膀上,尽量挡住了大部分位置,金发的少年蓬松的金发蹭在他的耳边。有栖院御国同样是条件反射的揪住了狼谷吊戏的衣服,一呼吸满满都是他的味道。

 

啪。

 

两个人以狼谷吊戏抱着有栖院御国的姿势从天花板摔到地面,狼谷吊戏吃痛地唉哟叫出声。有栖院御国愣了几秒反应过来支起身往旁边一坐,沉下脸瞪狼谷吊戏一眼,“你在想些什么啊!?这些路你真的、故意的吗?”不过少年除了被吓得胸口起伏还在平复心情,磕磕碰碰的确没多少,扭头刚想确认是什么地方又被狼谷吊戏抓过手拉到自己面前,“小国这不是没事嘛——”

 

“痛的是我耶。小国你重了哦,不止一点呢。”狼谷吊戏皱着眉装着很委屈的样子笑出声,“诶嘿刺激吧,再往前是死路哦——小国以后想走的话一定要记得、早点抽身哦。”

“在陷入无望的死路前,请一定要毅然的跳下来哦。”

“不过下次可没有我给你垫底了耶。”

 

“……你没被压死太可惜了。”

有栖院御国挑眉欺过身,反把狼谷吊戏的手压在下面,坐着的姿势正好比趴在地面的狼谷吊戏高一个头,他手指挑起狼谷吊戏的下巴眉眼染上几分熟悉的嘲讽,“需要跳下来的到底是谁啊、吊戏先生——”

“诶诶www~~”

 

=Fin

当然最后谁都没做到啦

其实那条路直接到吊戏御国的房间天花板

           差点第一天就窗了x    


评论(4)
热度(1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