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Q:谁比较适合开车
A:见下
——
吧台正和挂在外面的[极地]宣传图一样做成了冰砖堆砌的样子,地面的水波纹路和吊灯灯罩配合的水纹效果让躲避酷暑的客人进店瞧见冷色调的一切也安下心来。

药苦堇拿过店员递的菜单,手指在新品冰淇淋的草莓与咖啡味之间犹豫不决。思索半晌偏过头看见了其他桌点的草莓杯,尤其是杯中与当季不符的鲜红草莓吸引了啊菫的视线。应该不会是激素吧…有过一瞬间的怀疑然而瞬间被自己的私心占了上风,愉快地决定了稍后能够享受的甜品。

是的,两杯这个…套餐?啊也行,是的,双人份。

等过程中余光瞥见窗外明晃晃的倒影不免乍舌。想起来前一秒还在和叶戈尔谈论要不要同他第一次见面一样由啊菫领路去逛逛,下一秒就被跨出车厢感受到的毒辣太阳摧毁了所有的计划。叶戈尔出了吹冷气的包间——身上还穿着严实的风衣,顺带黑色是最佳的吸热颜色——嘛、用药苦堇的话来说就是要晒焉了。

如此如此,为了避免热到人间蒸发这种惨剧真实上演,就近挑了家看起来冷气足的店避难似的躲进去。

唉唉…就等待时间来说这家店的服务质量还算可以啊,药苦堇多看了几眼店内吧台的分布,客人等待的时间几乎被控制在一个正常的范畴,还有音乐和摆设的作用自然还可以起到心理暗示般的放松…不对我想这些做什么,药苦堇叹着气打住了开始扩散的思维,端稳了托盘回到靠里面的位置。

脱下了风衣的叶戈尔内衣是一件米色的长袖,从手肘弯折叠起的褶皱看来材质还是比较薄的。凭借直觉挑到了离冷气口近的位置,已经缓过来了不少。一时间并没有事情可做的叶戈尔把叠的整齐的风衣放在长椅的另一边,自己扭头对着墙壁内嵌的鱼缸发愣。灯光渲染下冰蓝色的液体里游动颜色艳丽的观赏鱼,小串的气泡在海草之间咕噜流窜,配合人为加进的小玩意儿倒是显得不那么单调。

药苦堇端了盘子站在桌子一旁看叶戈尔的神情总觉得他下一秒会给捞出来。啊啊…在想些什么滑稽的场景呢。药苦堇视线落在站了一个位置的风衣上,最终还是坐在了叶戈尔对面。嘛、果然还是面对面比较好是吧…?

说起来从吧台到这里的几步路之间,药苦堇还是对比了一下上面的果肉数量和大小,给自己留了比较足的那一份,毫无心理负担推给叶戈尔另一杯。连同勺子一起放进冰淇淋的上面,勺子挤进草莓嫩红水润果肉和椰果粒堆里。药苦堇叉起一小块草莓放进嘴里,草莓汁溢在齿间才发觉手中捏的叉子还是粉色的,回忆了一下好像这是所谓的情侣套餐。嘛…管他呢反正量足就好了。

并不知情的叶戈尔自然是一派随遇而安的表情,比起药苦堇这种过于明显的偏爱型,他才是在好好享受入口即化的冰淇淋。怎么说也是客流量高的店啊,比不上自家的但还是可以接受的~~药苦堇挑完了奶白色冰淇淋里的果肉就失去了大部分兴致,不过在心里还是给店家打了个好评。想到等下回家的事,药苦堇拿出手机按开锁屏划拉几下,给自家的司机发了短信算是解决了回程的问题。

无视掉通讯工具里闪烁的各种询问,推开杯子双手托腮也不避嫌的盯着对面的叶戈尔。虽说盯别人吃东西并不礼貌,但是两个人明显都没有这份自觉。

药苦堇眯着双眼端详自己[拐]回来的人,记起来种说法就是场合不同看人的感觉也不同。大概真有那么几分道理吧,毕竟不管是在那个偏僻的俄罗斯小镇还是鬼宅子里,叶戈尔总有种让人觉得微妙心悸的感觉…呃、这算是褒义的心悸吧…药苦堇心里咯噔了下好像解释不太清楚,原本好端端的思路就撞进了死胡同。说起来人是被自己带回来这里了,具体想要做什么其实完全——没个底呢。

药苦堇苦恼了一下,这也是甘兰常说自己的坏习惯吧?不管有用没用总喜欢先揽到自己怀里…

不对不对,叶戈尔不是待标价的商品哦?药苦堇只好庆幸一下自己的脑内活动不会被对方知道。不然会被讨厌的吧…。药苦堇清了清嗓子四下看了看,作为国际性列车的站台附近,果然也是有不少外国人的存在。不过同样是白色系的皮肤,怎么看都还是叶戈尔的顺眼。

药苦堇自个向来内心戏足,标准给他颗种子能吹出一整个花园的主。叶戈尔的在他眼里就成了难得不挑刺的对象,就眼前来说的话,叶戈尔的皮肤就和杯中的奶油一样。像是被透明的玻璃杯盛在其中奶白色的轻呼呼奶油一样,单单看着就很让人有食欲。更不论对方那双眼睛,即使药苦堇对之前的渡海历程并没有太多好印象,但和海色一样的眼眸让人忍不住贪恋几眼。

药苦堇下意识绕起自己垂在胸口的发丝,丝毫没有反省自己的目光。

啊呀,你还想吃吗?叶戈尔安安静静吃了半晌,小勺子戳到了底叮当一声才发觉自己吃完了。对面的却无视快化了的大半冰淇淋端正坐着……看自己?叶戈尔表示不理解的停下自己动作,投以询问的目光。他下意识把银白色的精致勺子咬在嘴里也皱了皱眉,说起来自己明明就察觉到对面心思结果还是中了招…啊呀呀,叶戈尔也是叹了口气。勺子柄碰到杯沿叮咚一声,倒是把两个各自发呆的人惊醒了。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药苦堇从愣神中恢复了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面对叶戈尔自己好像松懈了许多,虽然…也没什么差别吧。药苦堇垂眸看向被自己搅得完全融化成液体的冰淇淋,明明身为成年人却还是摆出一副小家子脾气。倒也是叶戈尔心大,没怎么在意。

嗨-好的好的。叶戈尔抱起自己的风衣坐姿端正,棕灰色的短发配上一本正经的表情不知怎么的药苦堇就笑出声。还要点一些吗?药苦堇把视线从叶戈尔身上挪开,发现了叶戈尔对冰淇淋的热爱高于自己,回到家的话我也让他们准备了,你可以试试看哦,哈哈药草味的都有。啊嘞…那种还是不要啦…叶戈尔想象了一下味道,脑子里突然就想到了药苦堇身上的味道……这样的说不定也可以试试?

等到两个人出门的时候来接的人也刚好到了,叶戈尔对车型认知并不是很了解,药苦堇似乎也没有介绍的样子。手握方向盘来接的人也是自己眼熟的手下,药苦堇扬起手打了个招呼就把他赶下了车自己坐到了驾驶位置上。药苦堇纤细的手指紧握皮革包裹的方向盘,指尖内扣皮面尾指微微颤抖,扭过头一双赤瞳盯向叶戈尔,让叶戈尔产生了一种犬科动物摇尾巴讨好的微妙错觉。

叶戈尔上车前明显察觉到司机在胸口画十字。…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药苦堇给了叶戈尔一个肯定的笑容,然后插进钥匙挂档踩油门一气呵成——

……

叶戈尔尽量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下车的时候觉得药苦堇这小伙不在俄罗斯干一番大事真是太浪费了。
=TBC


评论(1)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