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荼

Fend or Live

>>>

-向来是个题目废所以是瞎起的x

-雷德中心,原著向,含私设和个人感觉

-其实是雷祖但是好像还啥cp情愫[[[………

<<<<

-[我不想谋生;我想生活。]

雷狮的雷神之锤带出一道能量袭来,普通黑布料子被撕裂发出清晰的嘶啦,胳膊的断口出并没有飞溅猩红液体,只有断裂弹出的电子线路和几丝湛蓝电子火花。没有疼痛,大脑涌入的信息在第一瞬间就扼制住紊乱的右臂程序,雷德的注意力全然、也是理所当然的在自己面前身为对手的雷狮身上。

危险,雷狮在攻击一瞬间散发的气场凌厉,雷德蹙起眉稳住自己。摔落地的手还在勉强的传递讯息,随后被一脚踩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啊。然而雷德还是下意识张嘴呼出声,做出连自己也都觉得无意义的动作,虽说只要大脑的程序时刻不停地在运转就好了,仍旧有条不紊的规划暂时性运作方式。岩体在崩坏,满地灰尘沙石扬起模糊了视野,雷德打了个恍觉得幸好自己带着眼罩啊,万一摘下了自己的表情一定可笑。惊讶的嘴和全然冷漠的双眼在一张脸上同时保存的神态,怎么想都不正常吧。

雷德拉开步子不露声色改为用左侧身子挡在祖玛面前。当然了对面的家伙脑子可不蛮是打架,从嘉德罗斯大人那里归来却没有大声宣布战果——那自然是另一个结果。雷狮没有做出多余的举动,在身后伙伴提醒下踩着岩石块从另一边迅速离去,作风果断干脆当说不愧是大赛第四。

徒留半截露着被评为[怪物的手臂被弃之与地。

雷德知道自己存在的由来,一帮疯子科学家的智慧结晶。

雷德屈起手指用黑色的指甲戳戳自己的胳膊,不可否认技术的精妙让那层皮的柔软度足以以假乱真,然而还是发出了轻微的笃声。……啊啊应该怎么描述呢?其实雷德也不清楚那些家伙是怎么办到的,说不准是挑开了人本该有那层纤薄肌肤,银色色泽的精密仪器从指尖或者喉咙口开始切入,将其中密布全身肉眼难以辨析的血管植以电子管替代,流窜在体内的不再是殷红液体而是无色无形的能量。雷德托着腮偶尔会想想自己现在才多大啊,随随便便就被扣上了什么[冷血杀戮机器]的外号真是蠢毙了。

新生的记忆始于硅基星超能研究所,在粘稠液体中诧异的发现自己还可以呼吸,这和脑中残余的常识不相符合。条件反射地挣扎却让从指尖散开的丝线状划破厚实的玻璃管,咔嚓的破裂声和失去平衡的液体挤压胸腹有瞬间的难堪。失去浮力支撑的身体跪于地更是一脸茫然,被不知何时重新站在自己面前的家伙告知接下来的目标…雷德单单握住自己的手,还未开始活动的机体更为冰凉,指尖抵到掌心嵌入也无过多的触感。

[是是是]地听从指令将其付诸于行动,雷德翻着某次任务闲暇时顺来的小说也好奇过自己余下的未来是否早已定型。不管前期再怎么发展只要把书翻到最后以后一页,书中主人公的结局就已被敲定。雷德确信自己是活着的,然而也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活。甚至没有麻木这一过程,雷德对杀戮带来的鲜血并没有任何芥蒂,残余在掌心之后便逐渐冰冷甚至比不上一个热乎的饭团。

雷德无所事事又在整日整夜的奔波。

要做什么呢哎呀呀什么都可以做啊——在强者为尊的设定前提下雷德还是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能力能做到何种程度。然而无论敬畏还是崇拜的目光都让他觉得索然无味。还比不上路边随手捡的恋爱话本,雷德随手摊开一页扣在自己的护目镜上。手背在脑后呼呼地想着睡个觉说不定梦里就有解释呢。

雷德的梦只有无尽的星空,没有人没有物更没有声音,沉淀了无数起起落落的浩渺宇宙远远望去布满了璀璨点点光芒。有着从断壁望下的沉重黑暗也有着从谷底向上的晨曦色彩。可惜的是雷德从来就是站在(也有坐着)那块地方对实际的踏向远方毫无兴致,说不定是对注定无用功的预知说不定也只是怠于前行。当然了雷德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也算是安心。

灌输到脑海的有关于力量的知识与从恋爱小说里得到的情感知识。雷德一度沾沾自喜看起来自己也不是很糟糕嘛。于是再往后的现实就给了雷德惊喜与意外,嘉德罗斯与蒙特祖玛就以一种从前从未知晓的身份来到了雷德的空间。

雷德咂咂嘴握手比了个小拳头砸了下自己脑袋,看着在自己前方的金发少年与绿发少女,难得地承认了自己目光短浅。什么啊还可以有这种选择不是吗,纵使只有雷德能看到自己的话剧,现在也有了旁人对他做出评价。

雷德想这就是活下去的惊喜吧。

避开落石雷德把断掉的手抓在手里,断肢和主体分开温度迅速下降,啊啊这不就是和块铁没区别嘛。“你的手不要紧吧?”蒙特祖玛挥剑劈开落下的岩石侧过头投来询问,在纷纷坠落的岩石投下的阴影里少女的脸庞依旧白皙。雷德收起那份心思咧咧嘴一如既往的笑起来,“小伤而已,接回去就好了。”

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外力碾压下扭曲的电路在和体右臂合拢的瞬间自然地被吸附理顺,破损的皮肤组织也在系统调节下分泌相应的胶体所填补。最终还是由大脑决定接纳右臂,除了断了袖子一切完好如初。“完美融合~”

“…哦。”蒙特祖玛握着羽蛇横扫开一些碎屑,形状奇异武器在少女手中灵巧挥动,对视点头后随之望向火山口。既然是自己的喜欢的人,那么她所在意的事情自然也要有所掌握。雷德活动活动手开口,“我们还是去看看嘉德罗斯大人吧。”蒙特祖玛应声开始踩着岩壁上攀,雷德稍微落后了一步。

可能是机体一时间还没有适应也可能是少女的绿发太过夺目。

雷德刻意没有去梳理原因只是愣了小会儿刻画她的背影。

“怎…雷德?”察觉到异样的蒙特祖玛反手将羽蛇插入岩壁作为支撑回过了头,手垂在腰间指尖轻微颤动。“啊啊……对不起我这就快点!”雷德快步上前跟着踏上粗糙的石壁,“……谢谢祖玛!!”“……?”蒙特祖玛轻声啊了一声,在反被雷德超过的时候还是选择继续向上攀登。嘉德罗斯大人还在前方。

雷德踩着岩壁忍不住想了想,有老大有祖玛的生活对自己而言就是最好的嘛。

[将记住这是所选择的、所喜欢的生活。]

>Fin

 *第一句源自王尔德


评论
热度(10)
©念荼 | Powered by LOFTER

荼,甜(ku)菜。
吊戏过激厨
他世界第一好,汪汪汪!